天津艳照门|福州宾馆按摩美女
設為首頁 - 加入收藏 - 網站地圖
當前位置:首頁 > 社會萬象 > 正文

一個女人的“制造業”

時間:2019-09-19 12:13:18 來源:本站 閱讀:3932818次

  我看
  一個女人的“制造業”

  前不久,家附近的美容院女老板邀請我去致辭,慶祝她開第三店。

  我很驚訝,我不是她家的鉆石級客戶,幾乎是葛朗臺式的,也不美,土肥圓,不像是個標準的托兒。再說,我普通話還很爛。不過賈平凹說:“只有普通人,才說普通話。”而且女老板堅持讓我去,覺得我眼睛亮,看得見明晃晃美麗背后的暗苦。

  今年經濟不夠友好,我那些自稱“內心像有地球引力”的創業朋友,艱難地撐著。沒想到這個草根女老板會“逆市”開第三家店,似乎中美貿易戰、GDP增速有沒有6%,那些大敘述都與她無關。

  這些年,我們見慣了浮躁,炒房炒幣炒鞋,也聽了些“爆雷”跑路。大家生怕錯了風口,沒有風口也要創造風口。大機會時代,大家爭做機會主義者,鮮有人做專業主義者。

  而這個女老板不太一樣。認識她很偶然。我生完孩子8年沒進過美容院,第一次“黃著臉”進她家做了護理,第二天臉就腫得像豬頭,我像提刀的魯達,憤怒地沖進鎮關西的鋪子。

  不打不相識,幾年下來,我見識了這個女人的“制造業”。

  她店的員工都是農村姑娘,來應聘時,土氣的、滿臉青春痘的、剛離婚的,胖過150斤的,她都收。她招人不看外貌,就一個標準:踏實。她說,每個人都愛美,都會變美。農村隊一定會成為仙女隊。

  她很清楚,農村姑娘的手能釋放多大的生產力,正如她自己的。她出身安徽農村,母親早早離世,一次她在田地打農藥中毒,快被毀容了。后來,她來北京闖蕩,從最底層的美容師干起。接著,她帶村里的一個小妹出來,再帶第二個,第三個……

  這是她開的第一家店。幾年里,我家門口的這條街,店鋪開開停停,換臉如翻書。她的店倒成了古董店,老顧客越攢越多。

  她像個老派的小作坊主,一副“我命由我不由天”的狂哪吒樣兒,不管外面市場風云變幻,豁出命地干活,一個鋼镚兒一個鋼镚兒賺。

  在她看來,美容業不是甜蜜的事業,那是苦差事。她管理嚴,她要求每個員工的手法、滑動的弧度、力道,她的身體就是考試機器。每周末晚上打烊了,每個員工都要在她的臉上、身上考試,她常年渾身淤青。

  現在醫美漫天飛,喝一杯咖啡的功夫就人變美了,上午植發,下午上班,電梯里充斥著一群無差別美麗女性高喊“整整整,女人美了才完美”的醫美廣告,無一不在傳遞著“錢錢錢”。

  相比那些熱錢,她和幾十雙手按摩著一寸寸肌膚,慢慢地賺著“冷錢”。她堅持守在這個“實心”行業,她說,習慣了,靠手,人踏實。

  她很清楚,貼著社區鼻子長出來的店,拼的就是細節和人心。

  天冷了,她要求美容師用溫熱的牛奶泡手,再去撫摸顧客的臉。中秋了,她從安徽老家托人做土得掉渣、無添加的傳統月餅,送給顧客。她不能容忍美容床發出一聲咯吱聲,老舊了就換。她要求店里的廁所不能有丁點兒臭味,她給廁所放花市買來的香水百合。她給天花板裝飾,讓客人躺幾小時,眼睛不空。

  她摳細節,一點兒也不“差不多”。過節,店里用氣球裝飾,員工吹的大小不一,她一個個扯下來,要求一般大。木地板不平了,她讓員工去度假,自己守在店里盯工人裝修。一次客人開玩笑說,她家的狗才用這種簡陋的吹風機。她聽了難受,買了一只近3000元錢的吹風機給客人用。

  不到90斤的她“力大無窮”,能扛事。她很像安徽老家那種“能做屋梁也能編小筐”“且柔且強”的竹子。她應付各種檢查、各種難纏的客戶,店里啃不下的硬骨頭都是她的。

  閱人無數,練就了她的高情商。都說美容師、理發師是這個世界知道秘密最多的人。她要求她的員工,能聊天,更懂得保守秘密。

  日子久了,這里的農村姑娘越來越美,不再“村”,洋氣知分寸。有時候看到她會想起小時候安慰矮小的自己的一首詩:“苔花如米小,也學牡丹開。”

  我的孩子長青春痘,有時候放學了自己來美容院清痘,她很喜歡和曾做過幼師的美容師姐姐吐槽作業多,吐槽大人。她說“哪怕忍受清1000個痘痘的疼,也愿意和小姐姐聊天”,這地球懂小孩的大人太少了。她還堅持偷偷給工作不能吃東西的美容師喂辣條。我家的秘密在這個屋子里傳播,卻也始終沒走出這個屋子。

  因為生意太好,都是老顧客,老板在幾百米外開了第二家店。

  她的小店簡直就是剖析當下小微經濟的一個好樣本。不折騰,給點兒土壤,就野蠻生長。她的店不是納稅大戶,也沒什么大榮譽,但周邊的老百姓用腳投票。

  她的員工也用腳投票。有年冬天,店停業兩天,所有員工去農村參加一個員工的婚禮,大家喝完喜酒,凍得吸溜著鼻涕回來。一些老員工生了娃,幾年后再回來。顧客來來往往,可籠著這家店的一雙雙手變化不大。

  她越來越懂“交人交心,澆樹澆根”的道理,小店像人,做鄰居,有性格,要暖。

  小區有個年輕的二孩媽媽得了癌癥,這里的美容師每周跨越幾十公里,去醫院給她做面護、按摩她的身體,讓她好受些,姑娘們接力了近一年,直至這個媽媽離世。

  所以,聽到她開第三家店消息時,我似乎又不驚訝。生意做著做著,水到渠成吧。

  某種程度上,她也是微小的女版曹德旺。她和幾十個姑娘的手,制造著美的流水生產線,那也是一種實業。

  開業典禮上,女老板穿了一件新衣,又脫下,再換,她似乎不知道多么華麗的衣服才配得上這樣的“大日子”。

  臺上,她哭花了妝。她說,這些年,她一無所有,就是有這支有戰斗力的團隊,有這些手。臺下姑娘們也哭了。

  她的老父親抱著她弟弟的小孩,遠遠站著。她在臺上隔空喊話,說父親一直希望婚姻失敗的自己再結婚,像一個普通女人,生兒育女,可她一直在另一條道上奮斗,希望對得起農村出來的這些姑娘,希望把美和健康傳遞給社區。

  當然了,我也涂了二兩粉,上臺致辭了。我說,五環比四環多一環,希望這家店,讓我們五環的名媛比四環三環二環的更美。

  從玉華 來源:中國青年報

摘要:笑傲江湖霍建華版,笑傲江湖,笑傲江湖ol,萬古霉素,萬向聯軸器,萬和熱水器
TAGS標簽:笑傲江湖霍建華版,笑傲江湖,笑傲江湖ol,萬古霉素,萬向聯軸器,萬和熱水器